中国水利水电市场
首    页|招商会议|南水北调|节水灌溉|水电新闻|拟建项目|招商引资|招标信息|中标信息|行业展会|网站招商|政策法规|项目信息
供应信息|合作信息|租赁信息|行业论文|成功案例|实用技术|行业会议|专题报道|企业招聘|个人求职|景区风采|水 之 缘|联系我们
  杂志内容检索:关键字 年号 期数
 
 

用户名:


密 码:

  
 
 
  杂志简介 征文启事
  广告征集 刊物征订
 
 
设计院风采展示
水利信息化交流天地
风景区展示专辑
节水灌溉论坛
土工合成材料专栏
 
 
 
省    份:
单位名称:
关 键 字:
全国水资源保护局
万家设计院名录
万家施工企业名录
万家水利企业名录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水文化
 


道是无情却有情

      8月19日上午,烈日当空,没有一丝风,天蓝得像传说中的大海。
      记者是第一次随飞检采访,期待的心情不言而喻。虽常年在一线蹲点采访,但此次随飞检组出行,意义不同……
      “下过雨后,持续高温。施工标段大都调整了作业时间,混凝土浇筑主要在夜里施工。这会儿,工人们大多都在屋里睡觉,养精畜锐。”郝金辉说,“白天,除了零星的附助性工作之外,工地上干活的人少,一览无余,正是飞检的好时机。”
      40岁的郝金辉任职于南水北调稽查大队,是这次飞检小组的组长。他告诉记者,自从南水北调工程质量监管再加高压会议召开之后,他们飞检的频率大大增加,过去四个人为一个飞检小组,现在精简到了三个人,每个小组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指定标段的飞检任务。
      8月19日,已经是这支飞检组出来的第三天。时间紧,任务重,清晨7点半,郝金辉便叫上司机师傅陈培根,与同事宋云涛和马彦亮一起,沿着河北邯石段开始了一天的飞检工作。
      一
      沿线渠道多已成型,桥梁和建筑物初具规模,泛着朴素的青灰色。
      目前,渠道衬砌主要集中在桥梁占压段。施工单位普遍采用人工滑模衬砌,如果施工时不注意保护,混凝土极易堵塞逆止阀出水通道,尤其在地下水高的部位。设置的逆止阀一旦失效,水压就会向上顶,导致渠道隆起,甚至出现裂缝。这是飞检小组检查的重点部位之一。
      郝金辉个儿不高,墩实,皮肤黝黑,与我边走边聊。我说:“长期在工地跑,你一定是晒黑的。”他笑笑:“一直都这样,黑是天生的。”郝金辉话不多,但每一句都直指要害。
      在邢台市SG10标一段正在施工的高地下水位渠道处,郝金辉弯下腰,随手打开边坡上的一个逆止阀,果然不出他所料,里面已经被混凝土堵塞死了。
      旁边的几个逆止阀是否也这样?拧了几下盖子却怎么也打不开。他不甘心,从车上拿来锤子和凿子配合使用,才勉强打得开。这时,宋云涛早已拿来了专用黑色水笔,在失效的逆止阀旁边标注上桩号、具体位置,并写明日期,让马彦亮拍照取证。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郝金辉给我解释,逆止阀堵塞了还好一些,修复修复还能用。最怕的是,一些施工单位为了所谓的方便施工,擅自将完整的逆止阀切割,或在切缝时野蛮地破坏逆止阀,必须制止这类恶劣行为!
      面对SG10标总监理工程师向文举,郝金辉变得格外严厉:“逆止阀绝不能成为摆设,一个不合格都不行,必须马上处理,最好把你们标段的所有逆止阀都认真排查一遍。”
      在与SG10标项目经理杨晓东交换意见时,郝金辉提高了语调:“高地下水处的排水系统施工要高度关注。我们在检查中发现,个别施工标段在排水盲沟底部不填砂砾料,或者砂砾料含泥量超标,填筑的密实度或厚度不够,导致排水系统失效。渠道地下水排不出去,就像人憋了尿,时间一长,铁打的肾也会出问题,何况是10多厘米厚的面板呢!所以平时在施工细节上就要格外注意。”
      郝金辉的比喻听起来有点俗,但话粗理不糙,惹得向文举和杨晓东一下子笑了,他们当场表示一定警惕,同时表示尽快修复好堵塞的逆止阀:“过两天你们再来看,保证不会再有同样的错误。”
      马彦亮扬了扬手中的相机,“反正全都拍下来了,到时我们会一一核对。”我看了看他手中的相机,佳能60D,我立刻有了采访他的兴致。
      马彦亮来稽查大队时间不长,才三四个月,却已经到不少工地飞检过。他与郝金辉和宋云涛一起出来还是第一次。“来之前,我们并不知道和谁是一个小组,都是随机抽签,临时组成飞检小组,完成任务后,会立刻打乱,重新组合。”他说,宫续丰和关艳是飞检大队的唯一一对夫妻。按理说,他们最让人羡慕,但也是聚少离多。一旦出去飞检,也要抽签分组,很少分到一个小组去。
      “照相机是飞检小组的工具之一。回去我们要写详细的质量报告。有了照片,图文并茂,比较直观,更能说明问题。”这次出来,马彦亮主要负责取证。
      自见到马彦亮就发现,无论是站在一不留神就能滑倒的渠道边坡上,还是爬上高高的脚手架,即使在钢筋网上行走,照相机始终都没有离开过他,他不是紧紧抱在怀里,就是牢牢地挎在脖子上。
      “我虽然照了上千张照片,但相机的一些功能还处在摸索阶段。有你在就好了,可以多向你请教。”马彦亮的好学和敬业,让我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
      测量面板平整度时,需要把平整度测量仪紧紧靠在面板上,找准平面。郝金辉有点儿胖,但身手却十分矫健。面板的角度至少在45度以上,表面有土,走在上面,极易打滑。我小心翼翼地挪上去,一个趔趄,差一点滑倒。
      “学我的样子!”郝金辉大声说。只见他转过身来,开始倒着走,腰呈弓形,上下迅速移动,如履平地。他的双手也不闲着,和马彦亮相互配合,把一根平整度测量仪东挪西移,口中不时报出数据。宋云涛则像一只青蛙,蹲得十分牢固,一一记下数据。
      我看得直发呆,为他们之间默契的配合,更为他们熟练的工作方法和高超的技巧。
      时间过得很快,上午11点50分,我向满头大汗的郝金辉询问检测结果。“半缝6厘米,达到标准。平整度一个是3.5毫米,一个是7毫米,都在8毫米控制范围内,满足平整度要求。”郝金辉说,飞检小组主要是随机抽检。与过去相比,现在施工规范多了,这是他们一直希望达到的结果,想找一个问题出来比较难。
      查出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会有一种成就感?郝金辉直摇头:“那是一般人的理解。当标段飞检出质量事故时,我们不会因为是自己检查出来的而有一点点的兴奋,相反,心里会特别难受。觉着是自己没有尽到职责,虽然之前也给他们提出来过、督促过,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有点恨铁不成钢,怎么能管理成这个样子?”
      查不出问题才是最高兴的。郝金辉说,“检测的数据会说话,质量问题越来越少,说明施工单位的质量意识强了,也说明飞检起到了作用。像今天这样,检查的标段施工比较规范,我的心情就好,再累心里也是高兴的。”
      二12点15分,正是吃午饭的时候,汦河渡槽仍在浇筑中。两台汽车混凝土泵围着槽身左右开弓,长臂拢成巨大的M形状。郝金辉决定先回弹槽身的混凝土强度,然后测一下混凝土的入仓温度,最后测混凝土坍落度。
      进入汦河渡槽槽身并不容易。我们顺着简易楼梯向上爬了十几米,关键是要跨过槽身之间的接缝处,越过弯曲的钢筋丛林,跃上平台后才算进入槽身。幸好项目部安排了两个助手,让瘦弱的宋云涛暂时得到解放。平时,他要把回弹仪箱子拎来拎去。
      宋云涛是操作这些检测设备的行家里手。测量之前,郝金辉选择了一组10个测点,标出四方形区域。宋云涛则要调整全自动数字回弹仪,提前设定好方向和角度。
      宋云涛说,一个四方形区域要均匀回弹16个点,10个方块测下来,至少需要回弹160下,这是项体力活。回弹时,仪器将自动记录数据。测量结果需要通过一个程序进一步计算,最后取平均值。
      我们跟着郝金辉钻进浇筑仓号。相对来说,测量混凝土入仓温度就简单得多。他顺手测量了钢筋绑扎的间距,钢筋搭接焊长度8.5厘米,合格;用红外线电子温度计在仓号混凝土和波纹管前轻轻一扫,结果便出来了:入仓温度27摄氏度,满足要求;检测入仓混凝土坍落度,结果为16厘米,符合标准。
      在SG10标葛洲坝集团项目部人员的配合下,各项飞检十分顺利。
      飞检工作到底会不会影响标段正常施工?SG10标项目经理杨晓东说,适度的检查比较好,我们非常欢迎。但要有一个度,因为现场毕竟还要加快施工,频繁检查,还是影响进度。
      郝金辉则有不同的看法,我们来检查,只需要一个熟悉现场的质检员,或者一个驻地监理工程师跟着就行了,尽量减少对施工的影响。不像以前,现场有点如临大敌,总害怕查出什么质量问题。但现在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总监理工程师向文举说,小问题检查出来以后,如果稽查大队不来验证整改结果,施工单位就不能施工,这样就非常麻烦。现在,飞检完了,将整改意见告诉我们,我们整改好了,只需把整改的影像资料等证据留下来,施工照常,不需要再等。尤其是最近,稽查大队对质量问题的反馈速度非常快,以前整改回复需要两个月左右,现在马上就有结果。飞检对施工质量整体上是一个有力的促进。
      三
      下午1点15分,我饥肠辘辘。杨晓东说,从来没有接受吃请过。开始飞检小组在食堂吃过饭,因为标段离城镇很远,他们出去吃饭很麻烦。但吃碗面条或打一份盒饭还坚持给我们付钱,弄得我们很不好意思。现在根本不用管饭。
      检查完后,我们的车子开出来时,项目部的汽车没有跟随。郝金辉说,这就对了,我们来时不打招呼。离开,更不需要送行了。“他们也不容易,这个时间回到项目部,只能吃剩饭了。”
      郝金辉吩咐司机陈师傅把车停在了汦河渡槽下面。
      与外面的烈日相比,此处有荫凉,微风掠过,畅意无比。我们在一大块模板上铺上报纸,坐了下来,郝金辉打开汽车后备箱。
      我看了看,里边简直是一个百宝箱。有他们的行李,有各种检测仪器设备,有以备不时之需的雨伞、雨鞋,还有充饥的面包、饼干、方便面、火腿肠、矿泉水等。
      “走到哪儿,就在哪儿吃。昨天晚上,我们9点钟才吃上饭。因为飞检工作没有个准点,什么时候工作干完了,才能休息一会儿。”郝金辉说,这个时间点儿,想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找个吃饭的地方并不容易。
      白色的安全帽已经被汗水浸湿,宋云涛把它们整齐地摆在一边,让风吹干。他拿出一包面包分给大家。看来他真是饿了,拿起面包,就着矿泉水,啃着火腿肠,狼吞虎咽起来。
      “宋云涛的胃病一直断断续续。”郝金辉说,主要是吃饭没点,不规律。加上长时间坐车,一路沿渠道颠簸,胃病容易犯。没有办法,我们不能老在外面饭馆吃,油水太大,他吃不下。面包软一点,垫一垫,会好一些。
      宋云涛很瘦,但精神很好。我问他最爱吃什么?他想了半天,有点不好意思,“只想喝一碗热乎乎的小米粥。我老婆熬的。”他的家在河北徐水县,但平时很少在河北境内飞检。因为飞检有严格的规定,执行异地飞检。为此,他长期被派往河南和山东。出差期间,工作强度大,加班是常事,在河北的家反而很少回去。只有在胃疼的时候,他才会想起老婆熬的小米粥来。
      飞检很苦,但与领导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郝金辉说:“像鄂竟平主任、蒋旭光副主任每次到现场巡查质量,和我们一样登高下低。检查钢筋,越窄的地方越要进去。饿了,也在路边找个小饭馆,吃完饭紧接着赶往下一个标段。领导已经身先士卒,作为南水北调工程质量监管的‘眼睛’,我们怎能不竭尽全力?”
      四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曾向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这样介绍这支特别行动队:负责飞检的稽查大队,随机到施工现场开展高频度飞检,只是就工程查工程,不许吃参建单位安排的饭,不许住参建单位安排的住处,不许用参建单位安排的车辆,去检查的时候不许打招呼,取证完就走。
      自2011年4月份组建以来,稽查大队一直在千里战线上奔波,为工程做着各种各样的“体检”。因为从事特殊的质量稽查工作,他们低调,他们从不张扬,严格遵守各项工作纪律。
      但他们也的确让整个南水北调系统感觉到了“紧张”。
      在外人看来,他们神秘莫测,好像始终板着一张冷峻的面孔,只知道挑毛病、训斥人。仅仅接触不到一天,我便有了不同的感受: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他们把工程质量看作比自己的生命还重,但他们也是普通的南水北调建设者,他们热爱生活,内心深处是喜欢与外界交流……
      在SG11标中国水电十五局项目部一个桥墩与边坡的施工结合处,飞检小组发现桥墩的预埋土工膜搭接部位的KS胶粘接不牢固,手撕即开。现场只有一个技术员,郝金辉就存在的问题向他反复交代了几遍,请他务必转达给项目部总质检师,尽快整改。
      SG11标中国水电十五局项目部承建的上沟排水渡槽正在紧张施工。底板钢筋已经绑扎好,准备验仓。郝金辉拿了靠尺,爬上爬下,检查模板边距和钢筋间距。
      走在网格状的钢筋上,我虽然穿着运动鞋,但手里拿着录音笔和笔记本,肩上背着照相机,所以走得颤颤巍巍,生怕一不留神脚下落空陷进去。“踩在钢筋十字交叉的地方就没事了。”郝金辉提醒着,我照着去做,果然比我踩在一根钢筋上牢靠多了。
      宋云涛就没有我幸运。他告诉我,去年12月份,在河南许昌禹长段飞检时,他在钢筋网上行走时,一根钉子从鞋底穿了进来,脚掌一下子就扎破了,血流不止,不得不到附近的卫生院消了毒,简单包扎了一下。
      在工地上飞检,受伤是常事儿,手上擦掉块皮儿,衣服上划道口子,司空见惯。飞检人员不但个个是“臭脚”,而且穿鞋特费。宋云涛自嘲地说,上工地,其他鞋根本穿不了,一般都是运动鞋,还不能让土钻进去。夏天脚老出汗,也不能脱鞋,如果一脱,袜子全湿了,臭不可闻。
      宋云涛一个月曾经穿破4双鞋。也不是真破得不能穿了,因为要在渠坡上走,坡度大的时候,基本上靠滑行,鞋底很快磨平了。一磨平,就得换一双新鞋。要不,一上渠坡,非摔跟头不可!说着,他嘿嘿笑了,“常在渠坡上走,谁没有摔过几个跟头呀!”
      在SG12标水电一局项目部,飞检小组就当前工程施工中常见的几种质量通病以及如何预防,对施工单位主要负责人作了介绍。
      “像高填方缺口回填,特别是上下游上段下段搭接坡度的清理,要注意及时洒水和填筑厚度。上次我们在河南段检查时发现,一个施工标段回填的含水量特别大,结果一检测,很多层都不合格,结果全部返工。
      “不能因为赶进度,而忽视高填方的技术规范。越是快要完工的时候,越要提前预防。我讲过之后,咱们这个地段就不能再发生类似问题。”
      郝金辉的一番肺腑之言,让SG12标项目部负责人十分感动:“提前预防,对我们下步工作非常有好处,至少避免我们在施工过程中返工。”项目经理十分感谢飞检小组送来的“及时雨”,为他们打了一剂质量“预防针”。
      对高邑赞皇标段中国水电十一局项目部来说,高填方密实度的检测相当于给土坝免费做了一次“CT”检查。先进仪器的学名叫HS—5001EZ湿度密度仪。宋云涛一边调整设备,一边安排配合人员清理土质。此时,夕阳西下,映红了所有人的脸庞。高填方上,郝金辉和马彦亮轮番上阵,挥汗如雨,用锤子把钢钎一点点敲进坚硬的压土层。
      一个小时过去了。测量结果浮出屏面:含水率为11.7%。与最优含水率15%相比,有点低,这说明土层填筑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质量总体控制得不错!
      项目部实验室的人对这个结果表示认可:“的确,这一段是今年汛前填筑的,经过一段沉降期,含水率有所减少。”
      不知不觉,月亮已经悄悄爬上来了,静静地在莲花般的云朵中穿行,一看表,已是晚上7点多了。
      飞检小组连夜要赶回石家庄。汽车时而沿渠道行驶,时而在村落里徘徊前进。前方道路不通,一下子又拐进了乡间小道。两旁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不时有果树的树枝从车窗划过。我正担心能否回到渠道上,柳暗花明又一村,陈师傅已经把我们领上了灯火通明的省道公路上。
      陈师傅今年52岁,大名陈培根,北京老司机,对偌大的北京城了如指掌,但对南水北调工程的一个标段,如何进去,如何出来,刚开始他就像进入了“迷魂阵”,“因为到处开挖,便道不停更改,上次去过,下次再去,原来的路就不通了。”
      有什么好办法吗?一靠导航,但在星落棋布的村庄,导航就失去了作用。二靠标段的人领路,但又不能提前给他们打招呼。他只能靠笨办法,在飞检那些标段之前先跑上一遍,把路况摸清楚。
      郝金辉的家在河北定州,平均一两个月才能回去一次。他说施工单位天南海北,有的职工一年才回一两次家。与他们相比,他非常知足。况且,他并不感到孤单,稽查大队不时也组织开展一些集体活动,如到红旗渠参观,活跃文化生活,激发大家的使命感;开展岗位培训,让每一个人都尽快熟练使用各种检测仪器……
      马彦亮讲道,上次与王晓霞、吕贵岩一起飞检,他们两个人都中了暑。但谁也没有提请假的事,就是在工地上输液,打针,吃点儿药。王晓霞是个女同志,仍然坚持到飞检完成。他们才是真正的先进人物!
      
      他们只是南水北调稽查大队众多成员的代表,一个缩影,一滴水珠。但就是这一滴晶莹的水珠,却折射出了整个南水北调建设者“负责、务实、求精、创新”的精神风貌,折射出我们十年磨一剑,决心把南水北调工程建成为放心工程的真诚愿望。
      想当初,稽查大队成立时,我去报道过。两年来,他们的名字和事迹很少见诸报端。选择了质量飞检就等于选择了默默奉献。这次,有幸与他们三人随行,近距离的接触与倾听,我看到了他们不一样的人生,感到了他们不一样的工作状态,还有那丰富的精神世界。写完这篇报道,我体会到飞检不仅是对工程负责,也是对参建各方负责,想起了“道是无情却有情”这样一个标题。

发送好友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甲306号(水利综合楼)532室  邮 编:100053
电 话:010-63204992 63203738   传 真:010-63203089  
http://www.cnwwp.com   E-mail:shuiligaojian@126.com

京ICP备13014720号-1 © 2001~2020 水利水电市场网 版权所有